得逞变得越来越轻松了?

2019-11-26 作者:房产   |   浏览(158)

图片 1

时代是个轰鸣向前的庞然大物,跟不上它的速度就会像蚂蚁一样被无声无息的碾压到泥土里。

1

图片 2

浮躁的时代成功越来越容易了。

现在比较流行匠人这个概念,当下,职业的匠人精神需要以正确人生观所保障的对细节精耕细作的态度维持专业化的质量保障。

然而这种稀缺的精神很容易被浮躁的功利主义所冲淡,浮躁来自于对比,我们只相信在现代社会大环境下成长出来的案例带给他们所谓的功名。

曾经有位前辈告诉我,衡量公司价值的标准就是钱啊,你说你厉害,兜里没钱不要吹你厉害。

这个角度的论述一种淋漓尽致的浮躁。

没错,衡量公司价值的标准就是利润,但钱只是附属的结果,不是追寻的目的。

时代是历史的延续,每个时代的文化积淀本应该是守恒的,但恰恰到了现在娱乐至上的时代,文化变得越来越不值钱了。

或者换个角度说,文化变得越来越值钱了,因为稀缺。

2

图片 3

非异人作恶,异人受苦报;自业自得果,众生皆如是

挫折是让人放下伪装的善业,绝大多数的人会把挫折当成挡在成功前面的恶业。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人犯的最大的错误是躲避。因为这样,才能安抚自己无处安放的躁动而又侥幸的心。挫折是不能躲的,而应该接纳,躲得过挫折的人是幸运的,抗得过挫折的人是睿智的。我们只会相信自己的侥幸,尽管掩耳盗铃的我们不承认自己的命运带有侥幸的因素。这种侥幸是浮躁的种子、妥协的前兆。

喜欢把迷茫挂在嘴边的人已经到了尴尬癌晚期。因为现在不流行迷茫了

倒背如流的纳兰词,满腔哀怨的江湖体,已然体现不出怀才不遇的愁绪,反而总是描摹着青涩而又不安的内心,把世界打包寄给他们也不足以还清对他们的亏欠。

的确,这个社会亏欠了他们太多。

这应该是社会反思的课题,不是我们该讨伐的,强者都是戴着镣铐跳舞的。强者比弱者更懂得黑暗的可怕,虽然天是黑的,但他们知道天总会亮,他们能做的就是先把灯打开,让自己周围亮起来,然后翩翩起舞,等待天亮 。

3

图片 4

从来没有事物要刻意跟我们过不去,只是自己的软肋在自作多情。

同样是走在人生的路上,走的越远的人越在乎自己随身装备是否齐全,还未出发的人总是埋怨没人帮忙安排好路线。

害怕一件事物最有力的方式是走近它,了解它,谱写它。当我们走心的去了解讨厌和害怕的事物的时候,就变得理性而又睿智了。谱写它的过程就是挥起利剑反击的开始,利剑只是帮助你挑破自己的软肋。捧着自己的软肋,让风雨侵蚀,这是在为理想的道路而牺牲的正确姿势。

不为梦想牺牲一把,就认不清现实与梦想的差距,只能永远活在现实与理想的夹缝中苟且偷生。人可以无能,但本应该被理性鞭策,而不是变成惰性的囚徒。

没有努力过的人不配谈努力,大多数人所谓的努力只是“保证活着”而已。真正意义上的努力是抚慰自己真实的灵魂,发现逍遥自在的自己。

4

图片 5

人不是慢慢变弱的,只是时间在帮我们褪去虚妄,显露本真面目,不是变弱,我们本来就很弱,只是我们害怕这个事实。

人往往是被环境牵动着命运,因为内在的性格是一块钢铁长城,没有任何人能翻越它,没有任何东西能击碎它,除非自己的本性,心性会左右他去选择本该属于自己的苦难。

世俗往往会给我们戴上各式各样的面具,有的是有形的,有的是无形的,从主观出发,我们只能看到无形的面具,假如拿掉面具,我们弱小的像个瞪大了双眼的孩子,努力的去寻找自己的心理庇护所,当看到别人也是如此的时候,我们才会放下忐忑,戴上面具,继续上路。

5

图片 6

人心像车窗上的玻璃,很多人只能从车窗看到外面,但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当钱越来越容易搞到手的时候,一些假象开始占领了舞台的中央。他们如同穿着艳服的小丑,尽其所能的表演真实。观众们一次次鼓掌,为其精湛的演技喝彩,并沉浸其中模糊了真实与戏剧的差别。

对老龄人口已经达到户籍人口30%的上海来说,发展多主体参与、多品种供应、规范化管理住房租赁市场体系有更深层次的用意。由于上海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偏低,正是得益于大量的外来人口,才延缓了整个城市的老龄化。而最近三年,上海外来常住人口一直是净流出的,这显然会影响城市的年轻活力。

你这个……,五千吧。

而今天,房价虽然高了点;但是,租赁市场日趋成熟。人们可以选择租赁在泊寓这样的长租公寓,作为落脚上海的第一站。日趋成熟的租赁市场,给了所有初来乍到上海的人们,打开了追寻梦想大门的钥匙。

可谁又能说清,台上台下哪一个更真实。

40年·楼市局中局|从中国百强县看城市群画像:长三角被楼市爱上了

我不喜欢借钱,既不喜欢向人借钱,也不喜欢借钱给人。这可以理解为,我不想与其他人发生太多与金钱有关的事情。

尽管,2000年以后,市场供应逐步增多, 房源类型也越来越多,但功能齐全、居住舒适、配套完善的租赁住房不足,却成为新来乍到的新上海人扎根上海最难的事。在2018年年初,易居企业的首席执行官丁祖昱曾通过丁祖昱评楼市的年度发布会,发布了一组上海、深圳两个城市的租赁住房的统计数据。

总有人说某人丢了手机像丢了魂似的,比喻一个对手机重度依赖的人,离开手机如行尸走肉。我没得这样的病,体会不到那种感觉,直到钱包里不再装钱,处处用手机支付,才明白,如果手机没了,我的全部财产都可能受到威胁。这比丢了魂更严重。

资色丨滨江集团自挖坑!一季度销售规模翻倍,现金流大降

面试人员的审美取向决定了一个大学生能从这家公司里贷到多少钱。这也算是咱们这个看脸的时代一个明证吧?

资色·争锋|进军千亿后,等待这些开发商的是什么

再翻翻手机上的各类软件,好像都有个与借钱有关的功能,七七八八地凑下来,应该能借出来十几二十万块钱。

2016年,上海市房管局曾对上海住房租赁市场做了广泛和深入的调研。根据数据测算,上海2400多万常住人口中,约有40%的人口通过租房居住。

时间回到现在,点开微信钱包,里面有个微粒贷,随手再一点,我居然可以借5万块,这比我的信用卡额度还要高。而不久前我也刚刚查查自己的支付宝的芝麻信用,700多分,可以从“借呗”借到2万块。好像我的微博钱包里也有个透支额度,我不算大V也没留意,猜测钱也不多。

图片 7

在怎么花钱更快这一点上,我们的确是走在了世界前列。

当时,从单位借到的房子,大多是砖木结构的老式里弄房。由于年久失修,房屋经常漏水,常常是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夏天外面35度,阁楼的温度却往往是40度;冬天外面冷,房间内更冷;房间没有煤卫,吃喝拉撒都在一个空间内。马桶和痰盂罐必须及时清洗,否则房间内就会有浓浓的臭味;到做饭的时点,必须尽早抢地盘生煤炉,否则浓汤里四处飘散浓浓煤烟,会把人呛得咳嗽不断;房间内四处乱窜的老鼠、蟑螂以及密结的蜘蛛网,常常把新来的住户吓了一跳……

既然谈到了这个话题,自然就聊起了曾经在网络上沸沸扬扬的裸贷,一个女大学生为了借几千块拍摄自己的裸体视频为证。这似乎不能从年幼无知去解释,自轻自贱只是旁观者的屑语,而真正的原因可能是,她们将其视为成本最低的抵押。一段视频而已,既不扣身份证,也无需任何实物抵押,钱就到手了。这是交易,与尊严无关。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是形容人的贪婪。归处已经交待,非死即亡,但每个人贪婪的来处总有不同。可到了今天,贪婪全在一部手机里藏着。如果把手机视作一个潘多拉魔盒,恐怕谁也控制不住打开的欲望。操作太简单了。

目前,万科泊寓在上海,已管理超过3000间房间,服务客户6000余人,产品还在不断迭代创新。

我还听到一个更奇葩的。一次某金融公司开门做生意,在某大学旁的酒店里搞活动,来的大学生排起长队,一个个面试来确定贷款额度,标准只有一个,无论男女,长得好看的额度高,一般的就低。完全是看脸给钱。

图片 8

《蜗居》里的宋思明有句台词,大意是,人和人之间在钱上不能掰扯太清了,越说不清楚,这关系就越近了。

有社会资本涉足,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上海的租赁市场会越来越好,年轻人留在上海也将更容易。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人性里的弱点,总是觉得我的不擅交际与此有关,可怎么相关,又说不出来。

但上海住房租赁市场的供应体系目前 还不够完善,主要体现在:一是公租房供不应求。上海的公租房不设户籍和收入线,从2010年起,本市共建设筹措15万套公租房,10万多套已投入使用,入住近20万人。但公租房实物房源筹措困难,中心城区房源供不应求的矛盾日益突出。二是适合中低收入人群租住的蓝领公寓短缺。三是适合青年职工租住的、规范的市场化出租房源不足。与此同时,住房租赁相关的法律法规体系还不健全,对于保障租赁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缺少足够的法规支撑。

从人性的角度说,人是欲望的奴隶,再换个角度,人又是金钱的奴隶,欲望等于金钱吗?未必。欲望的操作系统很复杂,用得好,人会是一只好机器,金钱则不然,一旦成为金钱的奴隶,死机就是早晚的事。

图片 9

从哪以后,我对拥有一张信用卡,心向往之。

于是同事通过慎密的跟踪与调查,发现原来她一直在各种金融网贷App之间奔波操忙,并无任何外来收入支撑。同事慨喟,小姑娘比那时候的她聪明多了。那时候再穷,勒紧裤腰带也不跟人借钱,办信用卡也总觉得是离自己很遥远的事情。可现在,没有比借钱更容易办到的事情了。

但本意仅仅只是想帮着您做得更完美。

这都是什么卡啊?

在这一背景下,万科积极涉足上海租赁市场,针对85后、90后客群注重居住品质的特点,推出了满足青年客群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长租公寓品牌——泊寓。

图片 10

猜你喜欢图片 11

手机将借钱变得越来越容易,越来越迅捷。这个时代里的一切都在朝着便捷与高效行驶,没有钱的高速运转,时代将停滞不前。而人追求金钱并非奴性做怪,只不过是做了符合时代特征的事情。

人们突然发现,出租房也可以像酒店那样,提供高度舒适、贴心、周到的服务。

好像也不是太久,大概四五年前,我办了人生中的第一张信用卡。那是一个并不美好的回忆,我还记得银行的工作人员来到办公室,查看我的各种证明,填写了各类内容重复的表格之后,委婉地解释给我说,先生,您的工作,社保,薪水等记录都很良好,但因为您之前没有任何办理信用卡的记录,所以额度不会太高。我全程表示理解,配合以微笑,并表现出能申请成功就非常满足的意愿。

居民开始大规模对外出租自有住房是2000年以后的事了。房改之后,大量的公有住房,变成了私人产权房。上海市民才有了多余的住房用于对外出租。

毕竟,是第一次嘛。

要住到80年代以后建造的工房,依然需要通过单位借。当时,私人未经单位许可,是无权将自己拥有使用权的公有住房转租的。

前段时间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访华,接受采访时他说要向中国学习,学习什么呢?因为他在中国听到一句话,”不怕钱包没钱,就怕手机没电”。的确如此,我们现在连信用卡都不需要了,手机支付已经完全可以替代纸币与卡片支付。

而正是包括万科在内的一系列企业的入场,让上海40年的房屋租赁市场历史,又迎来了一轮居住品质革命。

想到这里,我还是要做些顺应潮流的事,从微粒贷借500块。

泊寓除了配备了共享厨房、24小时健身房、休闲影音区、桌游区、台球区等社交场景,还提供了生活的智慧管理系统,在APP上一键可以完成合同签订、入住办理、日常报修、水电费缴纳、社群活动报名、服务即时评价等功能。升级作品泊寓plus还将万科智造体系的技术进行落地,在智造体系中万科住宅以人工智能、移动互联、新能源三个核心技术为原点,研发的22项智慧系统,满足了100多个生活应用场景需要,而泊寓plus根据青年生活对安全、干净、智能、便捷、健康等品质生活需求,实现了公共区域全面监控无死角;人脸识别+便携备用门卡的智能门禁系统;APP远程管理智能家电,提前开启舒适场景;无人值守超级大堂,获取便捷服务不用等待;月度免费保洁、定期消毒;房屋360度维修体系,让居住没有困扰;增加收纳空间,房间会客场景,定制时尚社交活动,就连晚上入睡的灯光柔和度,也替客户想到。

一个同事跟我讲,和他租住的一个年轻女孩,每个月的收入不过四千多块,可生活质量不低,手机一直在用苹果,前几天又换了最新的爱疯八。我们不能对别人的生活方式指手划脚,这是八婆的事。但我们要对另一种生活方式保持永久的好奇心。

针对上述问题,本着知行合一的原则,上海市出台了《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实施意见》。健全住房租赁制度,加大租赁权益保护力度。坚持以企业为主体和市场化运作,加快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幅增加租赁住房建设供应,满足多层次的住房租赁需求。到2020年,基本形成多主体参与、多品种供应、规范化管理的住房租赁市场体系。

我有个邻居,以前开了个机票代理点。大概比我的第一张信用卡还要早两年,我去找他买机票,在网上完成一系列操作后,他拿出一个烟盒,打开后是厚厚一沓的银行卡。我呆了,心里嘀咕他怎么这么多卡。钱太多了?没忍住就顺嘴问了一句。

以前是借钱时需要编造诸如我妈病了,我爸出车祸等一些荒唐的理由,现在完全反过来,借你钱,借多少,有了更加荒唐的理由。

图片 12

嗯,这个小姑娘长得很不错,可以贷一万。

TOP影响力榜单丨为什么贵司的业绩靓丽,股票却还是跌了?

任志强:现在是“抄底”机会

其实人性一直未变,只是欲望的口味越来越挑剔了。欲望的满足已脱离不了金钱的重量。更不能否认,在金钱的催促下,人会变得更有活力,更多欲望。

图片 13

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

改革开放之初,大多数的人来到上海,要寻一个落脚处,是极度困难的事。有亲戚朋友,且亲戚朋友的房子够宽大,尚可找到一处居所。大多数人要找房子住,都不太容易。当时,上海人自己的住房条件尚非常困难,哪有能力接待其他地方来的亲戚朋友。

信用卡,所有银行的都有。

房企可不是“华帝”,退房谈何容易?

我还记得当时看着一副扑克牌厚的信用卡,心里充满了不可思议与羡慕。他是怎么办下来这么多卡的?好牛逼啊。

那时,就是钱再多,学历再高,事业再成功,也难以通过商品房市场买房,即便要租房也难。当年初到上海的异乡人,大多寄居亲戚的亭子间或者三层阁。

这种局面一直到了上世纪90年代才有改观。那时,经过十多年的城市建设,居民手里可以出租的私人产权房多了起来。但是,数量依然零星,租期也很短,房子多是老式里弄住宅,或者和其他人合用的花园洋房。

股灾黑色幽默:房企的自救和被救

财报红黑榜|房企高管年薪的悬殊差距:最富的是最穷的46.95倍

资色·TOP | 2018重点房企销售成长榜:龙头房企保守,中小房企冒进

天津“恐慌”:落户政策传导至楼市

很多人抱怨,30年前比现在好。那时,工作是国家安排的;房子是单位分配的。

根据艾普大数据的抽样调查,超过67%的租客希望整租,而只有37%的人愿意合租。另外有一半以上的人希望能找到独立一居室。

而在导致外来人口净流出的诸多因素中,住房尤其是租房市场是造成人口流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某种意义上,解决900多万人的租房问题,让他们安心就业、创业,是确保上海城市永葆青春的一项重要措施。

语言可能犀利,也可能会不小心伤着您,

当时这些数据显示,租金≤3000元/月的租赁需求占比为26.4%,但这一价格范围市场供应量占比为11.9%;租金在3000-6000元/月区间的租赁需求占比为51%,但这个区间的房源在整体市场供应中占比为39.6%,也明显低于需求量;而租金≥6000元/月的租赁需求占比22.6%,可实际市场供应的房源量占比高达48.5%。

图片 14

另一方面,超过97%的租赁住房掌握在私人手里。这些房屋很大一部分缺少必要的维护和保养,居住安全、清洁、室内装饰、硬件设备等品质很难满足85后、90后一代的需求。

但如果真的穿梭时光机,回到一九八零年代,会发现那时如果从外地来到上海,要找一处落脚处真地很艰难。

很多人都只能是先找招待所落脚。等有了工作单位以后,再向单位的基建科或者房屋办借房,作为临时的落脚地。

图片 15杨羚强

但从实际情况看,一居室的供给远远小于需求。克而瑞的统计显示,平均月租金达到99.86元/平米,远远超过其他各种户型的供应。

本文由澳门大阳城娱乐登入发布于房产,转载请注明出处:得逞变得越来越轻松了?

关键词: